成语乱用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现:我今天上课……(此处省略二三百字)
丁:我以前的历史老师上课就是对着课本,讲啊讲,讲得口吐白沫……
老现脑中浮现出一白发长衫的老头,横卧讲台,口吐白沫的情景……可怜……
丁:哦!不对!不是口吐白沫,是唾沫横飞。
现:……

装修广告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   自从购房之后,各类装修、卖房、建材广告就络绎不绝,有些敬业及诚恳到三天两头给你电话和短信,试探你怒火的G点。
      对待电话,老现心情若不好,直接告诉他们,你打错了。(注:千万不能说我没空,否则他们等你“有空”还会给你打。)心情好时,就撩拨撩拨人家,问价钱,问过程,问路线,问细节,问完,告诉他,我装修好了,并且已住,没想出租也没想卖。
...

比翼双飞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《诗经·尔雅·释鸟》:“南方有比翼鸟焉,不比不飞,其名谓之鹣鹣。”
    话说昨夜,老现和丁丁去文化周末剧场看《两只狗的生活意见》,路上塞了一会儿车,时间顿时显得匆忙。
    一下车,人很多,老现牵着丁丁赶紧走,跨上站台的瞬间,一不小心踩了一男士的右脚,老现赶紧说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……”
...

我们这里还有鱼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  上周六和丁丁去人民医院。回来路上穿过莞城老街,热闹又不失祥和,老榕树下的地摊上摆着形形色色可能真也可能是假的古玩,沿街小店的橱窗中有漂亮的衣服,还有花市,本是想着买花,结果走进去却被鱼给吸引了。
     搬进新房子来不觉半年有余,早之前设想的种种软装饰,随着惰性渐渐化之。
     我是很喜欢住所里有水的。秉性里呆和倔了些,脾气又烦躁,做不到上善若水,却喜欢水,听水潺潺的声音,心都会静一些。上周五晚丁丁请我去吃的“美膳食坊”就很对我胃口。餐厅的整面墙壁是涓涓细流从上而下,置身其中,一周的疲惫和不顺心顿时被水声洗去,至于美食,倒其次了。
...

你把歌声弄丢了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一路上,她嘟着嘴面朝车窗而坐。
    上车时她赌气地将五元人民币塞进投币箱。她怪我小气,她一直耿耿于怀之前没对一个女孩表达心意。
    那个女孩坐在深圳河旁昏暗的隧道里,抱着木吉他,长发遮住了脸,轻拨琴弦,浅吟低唱。没人看清楚她的目光,她置身在隧道中自己的寂静里,歌声里淡淡的忧伤让人想起大学时光,想起落日黄昏下的草地上和曾经的青葱岁月。

蜘蛛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一九八三年,我首次见到蜘蛛在老屋漆黑乌暗的角落耕织蛛网。
    蜘蛛可能在光线暗淡中生活很久了,它通身乌黑,它一直如此生儿育女,捕食繁殖。我相信它一定被一声尖锐的啼哭所惊吓,它一定在蛛网上晃荡了好一阵子。这给它带来了厄运。屋子的主人在欢喜之余一挥手把它扫落在地,蹂上一脚。
    它肝脑涂地了。我相信蜘蛛粉碎的尸体一定发出了恶臭,主人摇了井水清洗这间祖辈遗留下来的砖瓦房,水把肮脏的地面反射出些光芒。砖瓦房在初春潮湿的天气遍布水迹,经久不干。
...

分页 «45678» 4/21
.clear

浙ICP备09107865号  (CC) 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可自由转载,但请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”协议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91204 Designed by luheou & Made by Sunny(haphic) [Top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