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把歌声弄丢了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一路上,她嘟着嘴面朝车窗而坐。
    上车时她赌气地将五元人民币塞进投币箱。她怪我小气,她一直耿耿于怀之前没对一个女孩表达心意。
    那个女孩坐在深圳河旁昏暗的隧道里,抱着木吉他,长发遮住了脸,轻拨琴弦,浅吟低唱。没人看清楚她的目光,她置身在隧道中自己的寂静里,歌声里淡淡的忧伤让人想起大学时光,想起落日黄昏下的草地上和曾经的青葱岁月。

蜘蛛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一九八三年,我首次见到蜘蛛在老屋漆黑乌暗的角落耕织蛛网。
    蜘蛛可能在光线暗淡中生活很久了,它通身乌黑,它一直如此生儿育女,捕食繁殖。我相信它一定被一声尖锐的啼哭所惊吓,它一定在蛛网上晃荡了好一阵子。这给它带来了厄运。屋子的主人在欢喜之余一挥手把它扫落在地,蹂上一脚。
    它肝脑涂地了。我相信蜘蛛粉碎的尸体一定发出了恶臭,主人摇了井水清洗这间祖辈遗留下来的砖瓦房,水把肮脏的地面反射出些光芒。砖瓦房在初春潮湿的天气遍布水迹,经久不干。
...

最好的体育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     乡间医生摸摸索索半天,停下来时表情肃穆。山楂三钱,鸡肫皮一只,加半碗水煮熟,饭前吃,一日二次,连吃三天。他对父亲说。这着实是让人忧心的事儿。灶台的火噼里啪啦响,饭菜热了又冷。父亲谢过医生,拾起扫帚收拾被我打碎的瓷碗。
        迷糊间窗户素白开来。父亲宰鸡的声音钻了进来。为了鸡肫皮,往后的日子屋后的鸡会一只一只地减少。母亲在打下手,她自言自语的声调充满了哀愁,这么下去也不是个法子啊。
...

怀念木凳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     小时候家里有许多木凳,高高矮矮的,平时塞在床底下或是摆到墙角,没人会去多留意,逢着有客人来就一溜儿排开,大伙率意地坐下,挑一张大的作桌子,沏上茶,话题就拉开了,十分方便。    印象中木凳大多不会太高,过不了膝盖,拿起来方便,一人能抓上四五张的,省木料。虽说住在农村,木料不缺,但约定俗成似的,村子里很少有人将木凳做得高高的。据老辈人的说法,人和地气息相通,不能离地太高,最好还是坐或者蹲着。 &nb...

生死一线间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实际上当人们以谋略处事时,或者企图力挽狂澜,或者为了坐等渔翁之利,大多期盼最终达成期盼目标。然而有时也得付出代价,如果代价较小而获利大,则计谋不失为上策,可如果需要在计谋实施的过程中以自己生命为手段,相信大多数人会难以下决定。因此,相比于以蚓投鱼的谋略和那些没有广博知识基础、没有丰厚积累后盾的小人小术,孤注一掷、破釜沉舟、鱼死网破的谋略往往豪情壮志,尤为难得及令人敬畏。

张船山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      张船山,一个见诸史书大多是跟人劈酒风流快活的人,能写些什么呢?如果不是研习诗学,或爱好书墨,估计很难知道此人。《皇朝续文献通考》收录有这人的大作《船山诗草》,作者简介上就一行字,请先憋口气再读——“问陶字柳门号船山四川遂宁人乾隆庚戌进士官至山东莱州府知府”。原来这老船名叫问陶,官做得也不算大,乾隆五十五年(1790)中了进士后,先后做过翰林院检讨、都察...

分页 «12345» 1/10
.clear

浙ICP备09107865号  (CC) 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可自由转载,但请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”协议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91204 Designed by luheou & Made by Sunny(haphic) [Top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