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星人造访地球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        据网易新闻报道,西元2007年,有大批火星人造访了地球,他们以超人的意念迅速渗透到网络世界,对地球人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。        据悉,由于火星的环境越来越不适合生存,火星人经过长期的反复的探测,终于落在了坑坑洼洼的地球上。他们说:“石在,火星人不灭。”地球这颗疯狂的石头与火星是有着悠久的友谊的。早在一百多年前...

子说的贺卡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
      星期五回到办公室看到桌面上放着一张贺卡。
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传达室给我送来的,除了偶尔各地寄来的报刊杂志,也就是工资单和银行信用卡的催款单了。
      拿起一看,呵,是来自子说的贺卡,老北京城的贺卡,才想起前些天Gmail是收过子说催要地址的邮件。想不到还当真了。
...

误读的《鲜血梅花》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 在《鲜血梅花》里余华抓住了血的意象展开文章,载体是唾手可得的武侠故事。有人因此将其归于武侠小说一类,实有违作者真实本意。余华早期的小说都离不开死亡和鲜血,发表于1989年的《鲜血梅花》尽管以阮海阔的复仇过程为线索,却始终隐略血腥场面的出现,即使两个仇家的死亡也只通过第三者(白雨潇)轻描淡写一笔带过。余华在此篇小说尝试改变风格和题材,或许是突变明显,引起的评议中有称其为先锋派创作的重复,甚有人扼腕其“滑向时尚,与他人审美划一”。这就是将目光停留在小说表层了。
...

夜读《钥匙》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    作为谷崎润一郎先生晚期的作品,《钥匙》再次把谷崎阴柔病态的唯美展现在人们面前,引起读者关注,一般认为此篇是谷崎先生后期的颠峰唯美作品,是其展现女性美和官能美,对人性深刻挖掘的又一杰出之作。《钥匙》结构上全篇由教授和郁子两人的日记组成。这是我第一次阅读以日记形式书写的小说,因此除了领略到日本文学颓美的一面,更多的首先是惊奇。
...

关于历史真实性的一点胡扯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我是很赞同对历史怀疑的。或许是环境的因素使然,这世界在我眼里总是不真实。比如初见北岛的《回答》就毫不犹豫地喜欢上,为的是诗中大声宣读出的四个字:“我不相信”!对于顾颉刚文章的喜爱则从接触历史的那一天起就莫名地爱不释手。在某种时候怀疑不仅仅是一种态度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当一个人很肯定地告诉你某个事实,那就是他相信了这个事实。他的讲述已经包含了他对于这个事实的选择和态度。史书分多种,正史、野史、别史等等。任何文字的讲述都代表着各自作者的态度。不管“滚滚长江东逝水&...

怀念木凳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     小时候家里有许多木凳,高高矮矮的,平时塞在床底下或是摆到墙角,没人会去多留意,逢着有客人来就一溜儿排开,大伙率意地坐下,挑一张大的作桌子,沏上茶,话题就拉开了,十分方便。    印象中木凳大多不会太高,过不了膝盖,拿起来方便,一人能抓上四五张的,省木料。虽说住在农村,木料不缺,但约定俗成似的,村子里很少有人将木凳做得高高的。据老辈人的说法,人和地气息相通,不能离地太高,最好还是坐或者蹲着。 &nb...
分页 «89101112» 9/21

红与黑的第一次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终于,我死了。
    其实,我以为我不会死得那么早的。我以为我会很开心的,就像第一次见到他们的那一刻。
    那天天气很好,尽管我吹不到外面的暖风,但依然有柔柔的阳光在提醒我:春天来了!我们像往常一样数着波光,看它从黑变白变亮再变暗,看它滑过我的尾巴一如时间爬过留下浅浅的鱼尾纹。
    夕阳被风吹冷了,他们来了。一个粉红色,一个黑色T恤。陌生的脚步,外行的眼神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场景。我们被他们带走了,没有任何告别与眷恋。
...

爱耳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源自戏剧性的巧合,例如露西和杰克的爱情,例如你今天的心情,例如在爱耳日我竟然耳朵疼痛,右耳冒风,被耳朵折腾了整整一天。
    确切来说,不只是一天,自从2号晚上被理发店的小妹妹掏了一下耳朵之后,耳朵就开始发作了。右耳一直往外鼓风,而且其频率竟然跟我的心跳惊人的一致,特别是晚上睡觉时,那个闹心啊……那个烦啊…… 饱受折磨后,终于到周末了,从不去医院看病的我跟老现跑到了人民医院,医生告诉我:右耳鼓膜穿孔,要做手术,先做CT。

孩子们,以后要乖乖听话哦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教育部称历来不支持文理分科。----------哇,原来我的母校高中是私自分文理科。不行,我得去找他们算账。

  “但实际上,由于高考是文理分卷考试,为了提高效率、减轻学生负担,各地确实存在文理分班教学。‘这些学生不存在学文不学理、学理不学文情况。但是文理科的差距在于学习的程度和时间。’他指出,有地方一味追求高考,存在高一下半学期就开始分班,甚至一上高中就分班,这些都是属于违规办学。”----------------高考试卷是谁出的呢?莫非他不知道教育部不支持文理分科?为了减轻学生负担所以违反国家教育部的意愿?太大胆了吧?各地都存在文理分班教学,莫非教育部门不知道?还是他们违规了对他们网开一面?引用一句名言:这又是为什么呢?
...

2月29号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今天,是个特殊的日子。我想我会终生难忘的。因为。今天。我过了别人都没过过的一天——2010年2月29日。从来都没发现自己这么糊涂,要是我的小学老师知道的话肯定会抓我过去打屁屁的。
...

元宵搞搞震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蝌蚪驾到

可视编辑 UBB编辑

    醒了,不想起来,在床上打滚,舍不得软软的被窝,窗外传来欢快的童声。我一跟斗翻起来,拉开窗帘,“湘琴湘琴”,她正拉着她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呢!“我们抓蝌蚪去!”啊?现在?看看暖暖的太阳,吹着柔柔的风,是哦,春天到了!
    这样念叨,心底还是有什么被触动着。想想,上一次抓蝌蚪是什么时候的事?记不起来了,大概是小学吧,也可能是初中。记不清有多少软乎乎的小蝌蚪惨死在我的小瓶子里,只依稀记得很喜欢摆脱冬天的肃杀和压抑,穿着轻松的春装,在蜜蜂还未嗡嗡采油菜花蜜的时候跑到上学路上的池塘边,看黑压压的蝌蚪群游来游去找妈妈。

分页 «89101112» 9/12
.clear

浙ICP备09107865号  (CC) 本站所有图文内容可自由转载,但请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”协议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91204 Designed by luheou & Made by Sunny(haphic) [Top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