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视编辑 UBB编辑
他忆起儿时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的槐树下,没有手机,没有电脑,不开电视。昏黄的灯光从屋里蔓延开来,在门口与院子里的黑色融合。家人就这么半明半暗地坐着,聊着,摇着蒲扇,打着哈欠,仿佛多一丝光亮就会打破这恬静。他尽可能生动地描述给她听,想要让她感受到他最美的感受。他认为的绘声绘色变成了她眼中的无聊。于她,这黑漆漆地干坐着没有半点可吸引人之处,唯恐避之不及。

她想起年少时某个简单而调皮的画面,吃吃的笑了出来。他一脸不屑和不解:有什么那么好笑?她不语,他怎能理解当时的情境呢?纵使描述了出来,非身临其境,非共享情感密码,又怎能感受相同的情感宇宙呢?到时一句不咸不淡的附和,或者一个白眼,就足以扫兴了。
...